You are here

COVID-19危机对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经济影响_基于欧盟统计局数据

本文由EUIPO观察部经济学家Carolina Arias Burgos和EUIPO首席经济学家Nathan Wajsman撰写,原文题目是:Economic impact of COVID-19 crisis in IPR-intensive industries,我所慕尼黑办公室对此研究报告进行了编译

这项研究深入分析了COVID-19危机对使用知识产权(IPR)的行业(包括商标、设计、专利和版权)的经济影响。该分析基于欧盟统计局的短期业务统计(STS),以及欧盟知识产权组织和欧洲专利局之前联合开展的研究。

该项研究结果显示,尽管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受到欧盟内封锁的影响大于其他经济体,但它们对经济衰退具有更高的抵御能力。因此,这些行业有望像2009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实现更快复苏,并值得密切监测这些行业在2021年及以后的经济表现。

该报告的PDF链接:

https://euipo.europa.eu/tunnel-web/secure/webdav/guest/document_library/observatory/documents/reports/2021_Economic_Impact_COVID19/2021_Economic_impact_of_COVID19_crisis_in_IPR_intensive_industries_study_FullR_en.pdf

一、报告背景

2020年初,由于COVID-19的出现及其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传播,引发了一场健康危机,同时所有地区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经济衰退。第二波疫情的流行,使欧元区经济活动在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再度大幅下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组织将其视为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大多数国家实施了紧急管控,在许多情况下包括封锁、隔离和限定社交距离的措施,这不可避免地使许多经济产业崩溃。各国政府向家庭和企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资助,以至少部分减轻这种管控措施的巨大经济后果。2021年初,欧洲经济出现了部分复苏的迹象,但不确定性仍然很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预计,美国和日本将在2021年下半年,而欧元区在2022年年中恢复危机前的水平。

欧盟知识产权局和欧专局(EUIPO/EPO)发现,自2008年以来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GDP的贡献不断增加。因此,欧盟知识产权局通过其知识产权侵权观察站,一直在跟踪COVID-19疫情对欧盟整体及具有不同经济结构的成员国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影响。本文还对比了2009年金融危机和2020年疫情危机对欧盟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影响。

NACE是欧盟内采用的经济活动的官方分类体系,EUIPO/EPO认定353个NACE经济产业类别是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其中三分之二的产业拥有多于一种知识产权。EUIPO/EPO将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定义为每1000名员工的注册知识产权数量高于欧盟平均水平的产业。353个NACE经济产业类别中共有280个产业类别每1000名员工拥有超过4.7个商标(TM),被选为商标密集型产业;184个产业每1000名员工拥有1.7项以上的外观设计(DES),被视为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148个产业每1000名员工拥有0.9项以上的专利(PT),被列为专利密集型产业;79个产业被认为是版权(CR)密集型产业;而地理标志和植物品种权(PVR)密集型产业的数量不到10个。

这些产业遍布整个经济体。制造业在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中的代表性较高,而版权密集型产业在服务业中的集中度较高。表1显示了本文所考虑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主要经济领域的分布情况。

表1:按经济领域分列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数量

 

综合知识产权

商标

外观设计

专利

版权

农业*

1

0

0

0

0

工业**

216

173

138

129

18

建筑业

1

1

0

0

0

贸易

63

55

33

10

11

服务业

72

51

13

9

50

总计

353

280

184

148

79

数据来源:EUIPO/EPO

* 农业、林业和渔业,1个产业仅植物品种权密集

** 工业包括制造业、矿业、能源业和其它工业,在本文中通常涉及制造业

二、2020年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经济状况

为分析2020年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经济表现,EUIPO/EPO为包括商标、外观设计、专利和版权的每一种知识产权分别建立一个指标,并为EUIPO/EPO报告中分析的所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建立了一个囊括所有353个产业的指标,其应反映所有这些产业的共同发展。

欧盟统计局的短期商务统计(STS)被用于构建上述指标,试图尽可能涵盖所有使用不同知识产权的密集型产业。STS指标以延迟2个月的方式作为指数每月发布一次,以增长率的形式显示一个产业与参考年(2015年)相比的变化。针对工业(制造业、能源和采矿业)、贸易和服务产业以不同分解水平发布了不同的STS。

EUIPO/EPO使用极为细化的指数评估商标、外观设计、专利、版权的指标,以及这四种知识产权加上植物品种和地理标志的总和的指标。就此提供工业、贸易和服务产业这三种产业的产业指标,以及这些指标的总和,以囊括所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STS产业指标采用欧盟统计局2015年结构性商业统计数据(SBS)中的增值(VA)作为加权和进行计算。之后,根据所述三种产业对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增值总额(GVA)的贡献,对这三种产业指标进行汇总。

(一)工业(制造业)

欧盟统计局的STS基于NACE分类提供工业的生产指数数据,包括制造业、矿业和能源业(即B至D分支,B为“采矿和采石业”,C为“制造业”,D为“电力、燃气、蒸汽和空调供应”)。制造业(在此指B-D)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加权指标使用2015年各行业的增值作为欧盟的权重。一些成员国的指标是针对所有六种知识产权的总和以及所考虑的四种知识产权(商标、外观设计、专利和版权)的每一种进行计算的。

图1显示了制造业、矿业和能源产业(B-D)的指标水平,以及自2019年以来建立的仅包括在这些产业中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指标。作为参考,非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指标是制造业和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指标之间的加权差值(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代表制造业全部增值总额GVA的81%)。所有指标在2015年的数值均为100,并基于针对季节和日历影响修正的指数。

图1:欧盟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和总制造业指标(2019年和2020年)。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intensive:综合知识产权密集型;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外观设计密集型;PT-intensive:专利密集型;CR-intensive:版权密集型;Non-IPR-intensive:非知识产权密集型

这些指标在2020年2月之前相当稳定,所有指标均在3月和4月急剧下降,外观设计值为64,版权值为70,专利和所有知识产权值为71,商标密集型产业值为73。制造业低谷值为77,非知识产权密集型指标低谷在一个月后出现,值为97。此后,所有指标均有所反弹,接近危机前水平,但仍比危机前水平低3个点。而非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高于2020年2月水平,而版权比危机前低了5个百分点。

月度知识产权指标的年变化率计算为从2020年1月开始的上一年同月的百分比变化,并使用经季节和日历调整的数据。

图2:欧盟制造业知识产权指标的年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intensive:综合知识产权密集型;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外观设计密集型;PT-intensive:专利密集型;CR-intensive:版权密集型;Non-IPR-intensive:非知识产权密集型

图2显示,5月和6月出现V型复苏(先急剧下降,然后急剧上升)。然而,这些指标的复苏在6月份之后放缓,该年剩余时间里,所有知识产权指标的增长率仍为负值。这显示出不对称的V形复苏(复苏阶段没有之前下跌阶段那么剧烈)。

值得注意的是,自2020年2月以来,非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仅在四个月内出现负增长,而平均变化为负,但接近于零。

制造业、矿业和能源产业的所有知识产权指标在3月份都出现了显著的负年率,降幅在12%至20%之间,4月份甚至出现了更大的负年率(有些情况下是3月份的两倍),并一直持续到12月份。7月份开始了初步的复苏阶段,但随后增长率趋于稳定,10月至12月仍为负值。

考虑到四种知识产权(商标、外观设计、专利和版权)以及它们加上制造业的植物品种和地理标志(知识产权)的总和,工业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指标下降幅度最大,3-5月期间的年降幅在-20%和-40%之间。到2020年底,经济复苏仍处于试探性阶段,所有指标的变化率均为负,平均变化率在-9%至-11%之间。

四大成员国数据

在制造业领域,欧盟四大成员国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对欧盟制造业增值总额(GVA)的总贡献达56%。例如德国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对制造业的贡献占欧盟总量的30%,比德国对欧盟整体GDP的贡献高出5个百分点。

表2:四大成员国对欧盟制造业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增值总额的贡献(%)。

(in %)

德国

法国

意大利

西班牙

综合知识产权

23.2

14.3

11.8

6.6

商标

22.6

14.2

12.1

6.5

外观设计

29.1

11.0

11.8

5.4

专利

30.6

12.4

9.8

5.6

版权

20.2

14.7

8.9

6.6

来源:EUIPO/EPO

 

图3:2020年各成员国制造业知识产权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外观设计;PT:专利;CR:版权;Germany:德国;France:法国;Italy:意大利;Spain:西班牙

2020年德国和西班牙知识产权密集型制造产业由于COVID-19危机造成的衰退幅度略低于法国和意大利。法国和意大利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平均降幅约为-11.6%,比德国和西班牙的降幅多出一个百分点。

除德国外,四个国家中版权密集型产业受到的冲击最大(西班牙为-16.5%,法国和意大利为近-15%)。然而,制造业在版权密集型产业中所占份额很小,因此对下文讨论的版权指标影响不大。商标密集型产业在西班牙和法国的降幅最低,而在意大利,专利密集型产业的复苏非常迅速,最终在2020年表现出较好的平均经济表现。

德国所有指标的变化率都相似,介于版权密集型产业的变化率-10.2%与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变化率-11.9%之间。德国是3月至6月降幅最小的成员国。自6月以来,以及整个2020年,除了版权密集型制造业(受影响最大)外,西班牙所有其它指标的降幅最低。西班牙指标中最令人惊讶的是10月和11月达到的一些正增长率,因此除了版权密集型产业外,最终平均增长率在欧盟四大成员国中是最好的。

意大利是第一个在3月初实施封锁的欧盟成员国,3月和4月的降幅在欧盟国家中是最大的,8月的变化率是最好的(变化率在-1%到-2%之间),除了版权方面,随后在9月又有新的降幅,降幅接近其他欧盟成员国。总的来说,法国和意大利是2020年制造业、矿业和能源行业知识产权指标恶化最严重的两个国家。从5月份开始的所有指标的明显快速复苏似乎已陷入僵局。

总而言之,2020年的平均增长率掩盖了时间上的差异: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3月至5月的降幅更大,但7月的复苏也比德国更为明显。德国春季降幅最低,夏季最高。

涵盖制造业、矿业和能源行业的指数包括353个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中的217个。这些产业类别占2014-2016年期间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的34%,占商标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的30%,占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的62%,占专利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的72%,占版权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的7%。

(二)批发零售业

基于NACE分类的STS,整个批发贸易产业(46)是商标密集型的。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包括461、464、467和469分支类别。只有分散在不同细分支的少数几类批发贸易是专利和版权密集型的,也只有少数类别的零售业(分支47)被列入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因此贸易指标中不包括专利和版权指标,也不包括零售业。

在贸易业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指标中,使用了经日历效应和季节性修正的营业额指数。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指标采用SBS 2015年的VA作为权重,作为加权平均值进行估算。

图4:2020年欧盟贸易业的商标和外观设计指标的年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设计密集型

批发业的商标/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活动降幅远低于制造业、矿业和能源产业,与制造业指标超过10%的降幅相比,2020年的年均降幅为4.5%。在封锁期间,外观设计密集型贸易产业的下降幅度大于商标密集型贸易产业,但它们恢复得更快,在夏季表现略好,因此2020年的平均变化率非常相似。

成员国数据

德国、法国和西班牙批发业中商标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贡献率占该行业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欧盟增值总额的41%,其中德国占20%。意大利没有贸易业的STS指数。

德国的商标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在2020年分别小幅下降了1.2%和0.7%,而法国下降了约5%(与欧盟平均水平相似),西班牙的指标下降了12%至14%。德国指标4月份的年增长率分别为-10%和-11%,但自8月份以来,这两个德国指标的降幅均不到1%,包括12月份两个指标的正增长和显著增长,已经达到危机前的水平。法国指标在经历了三个月两位数的负增长率后,于6月份反弹,导致2020年商标指标和知识产权综合指标的年平均增长率为-5.1%,外观设计密集型贸易产业的年平均增长率为-5.6%。11月增长率再次下跌,因此到2020年底,外观设计指标已达到危机前的水平,商标指标接近2020年2月的值。在西班牙,由于持续的两位数负增长率,这一趋势大不相同,导致202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是法国增长率的两倍多,两种知识产权指标持续恶化。

图5: 2020年各成员国商标和外观设计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外观设计密集型;Germany:德国;France:法国;Spain:西班牙

批发贸易中表现最好的两组分别是465“信息和通信设备批发”和462“农业原料和活动物批发”,而降幅最大的一组是467“其它特别化批发”,主要包括中间产品分销。在德国,只有两个组是平均负增长率:466“其他机械、设备和用品批发”和467。

(三)服务业

对于服务业,被视为知识产权密集型(全部或部分)的服务业有:分支J,“信息和通信”(分支58至63);分支73“广告和市场研究”;分支74“其他专业、科学和技术活动”和分支79“旅行社、旅行社和其他预订机构及相关活动”。最重要的缺失行业是:“金融服务和保险活动辅助活动”(分支66)和“房地产活动”(分支68)。

知识产权指标包括上述九个分支,但其中一些分支仅部分包括在各个知识产权指标中。使用经季节性和日历效应校正的营业额指标,并根据2015年SBS的VA进行加权。

图6:2020年欧盟服务业知识产权指标年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intensive:综合知识产权密集型;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外观设计密集型;PT-intensive:专利密集型;CR-intensive:版权密集型

欧盟服务业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与制造业和贸易业有很大不同。第一个区别是,4月和5月的第一个低谷持续了2个月,商标和外观设计的降幅为-10%,专利和版权的降幅为-5%。在经历了两个月的试探性复苏之后,8月份的变化率出现了第二次下降,这在外观设计和专利指标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呈现出W型复苏。然而,在服务业中,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只占一小部分。11月份,商标和版权密集型产业出现了第三次更为明显的下滑。

由于这些上下波动,专利和版权指标在2020年以非常小但正的平均年增长率结束。服务业商标密集型产业的平均降幅最多,导致综合知识产权密集型服务产业指标亦是如此,从4月到12月,每个月均为负变化率。最终,这两个指标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但与危机前相当接近。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目前比2020年2月的水平高出6个百分点,版权在年底时处于危机前的水平。

成员国数据

法国和西班牙占整个欧洲服务业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GVA的21%;占欧盟商标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GVA的16%;占欧盟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产生的增值总额GVA的12%;占欧盟专利密集型产业创造的增值总额的17%;占欧盟版权密集型产业创造的增值总额GVA的22%。没有德国和意大利的STS数据。

法国和西班牙的平均变化率不同于欧盟的总体变化率,其中贸易商标指标受影响最严重,专利密集型服务在西班牙下降最低,2020年法国的平均增长率为正值。

与制造业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经济表现不同,西班牙服务业指标的表现明显差于法国。这反映了一种依赖旅游业的经济结构,旅游业是一个接触密集的产业,受社交距离限制的影响更大。

图7:2020年各成员国服务业知识产权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外观设计;PT:专利;CR:版权;France:法国;Spain:西班牙

COVID-19危机对法国和西班牙知识产权密集型服务业的影响与欧盟平均水平不同。除了对商标密集型服务业的影响较大之外,所有指标的低谷都出现在一个月之后,5月份的跌幅在-10%至-30%之间。

西班牙在3月份出现了衰退,变化率明显差于欧盟和法国,尤其是在商标指标方面,从3月份开始,该指标出现了两位数的负增长率,比危机前水平低15个百分点。

产业分支79(旅游相关服务)的数据反映了该产业自4月份以来几乎完全停滞,5月份达到低谷,欧盟为16,法国为20,西班牙为8。产业分支79的对版权密集型服务业的影响小,且根本不影响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但对商标指数影响巨大。此外,该分支在西班牙的相对比重是在法国的两倍,导致西班牙服务业商标指标的最终变化率为负4个百分点。图8显示了欧盟、法国和西班牙在分支79的发展情况,2020年2月的指数被调整为100。

图8:分支79的指数(旅行社、旅行社和其他预订服务及相关活动),基于2020年2月。欧盟、法国和西班牙。

数据来源:EUIPO/EPO

EU:欧盟;France:法国;Spain:西班牙

反映西班牙STS指数进一步恶化的产业还包括分支59“电影、视频、电视和音乐”和分支60“节目和广播活动”。西班牙唯一达到危机前水平的分支是63“信息服务活动”。西班牙版权指标的下降也很显著,平均变化率为-10%,而欧盟的平均变化率为正,法国几乎没有变化。

在法国,分支63的指数在2020年出现了惊人的增长,比2019年的平均值高出25个百分点。分支62“计算机编程、咨询和相关服务”和分支74“其他专业、科学和技术活动”的法国指数的恢复能力也很显著,9月份以来这两项指标均高于危机前水平。

(四)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指标

知识产权指标计算为上述三个产业指标的加权平均数,使用2014-2016年期间出自EUIPO/EPO的增值总额GVA作为权重。这三个产业指标代表了占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产生的GDP的59%(商标密集型产业占56%,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占87%,专利密集型产业占86%,版权密集型产业占90%)的产业。商标指标的占率较低归因于在服务业中缺少一些行业数据,如房地产以及金融、保险服务的辅助活动。

欧盟的商标密集型产业指标有一半以上来自制造业指标,批发业和服务业各占约四分之一。外观设计指标在批发产业具有相似的权重,但在服务产业中的权重较低,四分之三来自制造业。专利和版权指标仅包括制造业和服务业,其中制造业在专利指标中的权重超过90%,而服务业在版权指标中具有相似的重要性。

法国和西班牙指标在批发指标中的权重较高,而在制造业指标中的权重较低。德国和意大利指标在制造业指标中的权重较高,情况正好相反。德国专利指标在制造业的权重为97%,是一个极端的例子。由于意大利和德国的数据有限,仅估算德国的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意大利的专利指标。服务业的缺失数据最多占意大利专利指标的6%。

批发和服务业指数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欧盟制造业、采矿业和能源业的恶化。版权指标是唯一一个已经达到危机前水平的指标,而其他知识产权指标仍比2020年2月的水平低2到4个百分点。

图9:欧盟(2019年和2020年)的知识产权指标。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intensive:综合知识产权密集型;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外观设计密集型;PT-intensive:专利密集型;CR-intensive:版权密集型

所有指标在4月份都出现低谷,5月和6月出现复苏,7月和9月趋于稳定,但仍显示出负变化率。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降幅最大,4月份两项指标的年降幅均为-30%。这是由于每种知识产权指标的构成不同,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受到制造业急剧下降的影响。对平均变化率进行分解,可以了解三个产业指标在知识产权指标中的作用。

图10:欧盟知识产权指标2020年平均变化率(%)的产业分解。

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外观设计;PT:专利;CR:版权;Manufacturing:制造业;Wholesale:批发业;Services:服务业

尽管商标和知识产权指标在2020年的平均变化率相似,但在知识产权指标下降的6.5个百分点中,制造业指标占5.3个百分点,在商标指标中制造业指标占4.6个百分点。在商标指标中,批发业和服务业指标的平均贡献率各自几乎为负的1个百分点,而这两个产业对知识产权指标的贡献率分别为负的0.7和0.5个百分点。

如果关注制造业的影响,外观设计和专利指标的平均比率之间的微小差异就会扩大。专利指标的负变化率完全由制造业来解释,而制造业对外观设计指标的影响为7.6个百分点。批发业承担了几乎另外的一个百分点,而服务业的影响要小得多。

最后,版权指标的变化率接近于零,这是其中服务业增长率为正,制造业下降的结果。

成员国数据

由于数据获取问题,对法国和西班牙的所有知识产权指标进行了评估,对德国仅能评估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对意大利只能评估专利指标。

不同知识产权的法国指标在2020年的表现与欧盟指标相似,其中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受影响最大,版权指标显示出快速恢复。然而,法国所有指标的降幅都高于欧盟平均水平。

除专利以外,西班牙的数据均差于欧盟平均水平。最显著的是商标指标表现不佳,平均变化率为-11.9%。这主要是由于贸易和服务业指标的恶化。西班牙的专利密集型产业在这四个国家中表现出最好的结果。由于服务业表现不佳,西班牙的版权指标大幅下降。

图11:2020年各成员国知识产权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外观设计;PT:专利;CR:版权; France:法国; Spain:西班牙;Germany:德国;Italy:意大利

平均变化率的分解显示了西班牙和法国各产业在总体变化率中的作用。

图12a和12b:法国和西班牙知识产权指标2020年平均变化率(%)的产业分解。

数据来源:EUIPO/EPO

France:法国;Spain:西班牙;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设计;PT:专利;CR:版权; Manufacturing:制造业;Wholesale:批发业;Services:服务业

如图12a和12b所示,如果我们将分析限制在代表制造业对知识产权指标影响的蓝色条上,两国的平均比率相似。一旦加上批发和服务业的负面影响,西班牙的变化率比法国的变化率更为负面,商标和版权指标严重受西班牙批发和服务业恶化的影响。

在4月和5月的封锁期间,法国和西班牙的年变化率是相似的,除了版权指标在西班牙进一步下降外,年降幅在20%到40%之间。在夏季,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复苏仍然疲软,之后几乎没有例外负年率仍在继续。未来几个月的数据对于确认复苏阶段是否已经开始,或者形势是否会在低增长率水平上企稳至关重要。

在德国和意大利,专利密集型产业的指标与制造业的指标相同,而德国的外观设计指标也包括批发业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发展。

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与GDP的比较发展

作为对2020年COVID-19经济危机的经济影响的总结,图13显示了根据欧盟统计局公布并于2021年5月3日更新的GDP的平均变化率以及欧盟、法国和西班牙的所有知识产权指标。

图13:2020年欧盟、法国和西班牙GDP和各知识产权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EU27:欧盟27国;France:法国;Spain:西班牙;GDP:生产总值;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设计;PT:专利;CR:版权

商标、外观设计和专利密集型产业以及所有知识产权的综合指标在欧盟以及在法国和西班牙(除了西班牙专利密集型产业)的降幅大于2020年整体经济GDP。版权密集型产业在欧盟和法国的表现好于GDP。在所有指标中,除了制造业为主的专利密集型产业之外,西班牙的变化率最差。

德国和意大利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2020年的GDP变化率分别为-3.6%和-7.8%。同期,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降幅均大于GDP,降幅在10%至11%之间。

图14:GDP的平均变化率(%)和一些知识产权指标,欧盟、德国和意大利,2020年。

数据来源:EUIPO/EPO

EU27:欧盟27国;Germany:德国;Italy:意大利;GDP:生产总值; DES:设计;PT:专利

与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相比,2020年经济衰退期间GDP表现更好的原因之一是非知识产权密集型公共服务的逆周期行为。事实上,根据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 2020年公共行政、国防、教育、人类健康和社会工作活动的增值总额GVA的年增长率,欧盟为1.1%,西班牙为3.7%,法国为增幅较小的0.4%。公共领域作为一个自动稳定器,平衡着整个经济。

此外,如EUIPO/EPO的2019年报告所述,欧盟贸易的大部分是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它们构成2014-2016年期间的欧盟额外出口的82%。由于旅行限制和国际价值链中断等原因,国际贸易收缩幅度超过了GDP,因此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初步崩溃并不奇怪。由于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顺周期性,预计2021/2022年的反弹也会比非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更强。

将这些经济指标在当前危机中的发展情况与2009年金融危机进行对比。2020年不同总量的表现与2009年危机的表现相似: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跌幅最大,版权密集型产业表现好于整体经济。

图15:2020年和2009年欧盟GDP和知识产权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GDP:生产总值;IPR:综合知识产权;TM:商标;DES:设计;PT:专利;CR:版权

这两次危机的根源完全不同。始于2007年的银行业和房地产是美国危机的导火索,随后在不同的领域和国家蔓延开来。2020年,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同时发生了一场卫生危机,而突然的封锁是对这场危机的回应措施。在2020年3月和4月的严重衰退之后,出现了强劲反弹,但随后在2021年的复苏仍然疲软并将取决于疫苗运动的有效性和遏制措施的取消。

2009年和2020年GDP的平均降幅相似,分别为-4.4%和-4.9%。尽管如此,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2009年的降幅相对大于2020年,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差距接近7个百分点,版权密集型产业的差距接近4.5个百分点。

因此,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本次危机中的降幅比整体GDP降幅高出近3个百分点,而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则比整体GDP降幅高出9个百分点。

四大成员国数据

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在本次危机中的GDP降幅比2009年更大。两次危机之间欧盟GDP变化率差异的半个百分点在法国增加到3.4个百分点,在意大利增加到4个百分点,在西班牙增加到6.3个百分点。在德国,2020年的GDP降幅比2009年小0.3个百分点。

在这四个国家中,2009年知识产权指标的下降幅度都高于2020年,法国和西班牙的版权指标是唯一的例外。

在法国,两次危机中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平均变化率差异低于欧盟,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平均变化率差异为5个百分点,商标密集型产业的差异为4个百分点,而法国版权指标的差异不到1个百分点,这是2009年受影响比2020年小的唯一指标。西班牙商标和知识产权指标的差异也较低,2009年多下降3个百分点;但外观设计和专利密集型产业的差异较大,分别为7和8个百分点。西班牙版权指标在2009年的影响也比2020年小,法国版权指标也是如此。在德国,外观设计和专利密集型产业在这两次危机中降幅的差异分别为8.6和7个百分点。在这两次危机中,指标之间的最大差异是意大利的专利密集型产业,2009年下降了24%,是2020年下降的两倍。

图16a至16d:2020年和2009年法国、西班牙、德国和意大利GDP和知识产权指标的平均变化率(%)

数据来源:EUIPO/EPO

数据来源:EUIPO/EPO

数据来源:EUIPO/EPO

数据来源:EUIPO/EPO

综上所述,除版权密集型产业外,所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2009年的降幅都高于当前的危机,而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在2020年危机中的总体GDP降幅比2009年更为严重,德国在这两次危机中的降幅较为接近。

更详细地分析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衰退和复苏阶段是有益的。下文的周期分析,有助于了解2009年和2020年危机之间的相似性和差异。

四、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中期发展

根据平滑年增长率(SAR)对2003年以来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中期发展进行分析,该增长率是在消除数据的不规则变动后计算的。在此,首先分析2009年的衰退阶段和随后的复苏,进而分析2020年GDP和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周期性行为,并将其与2009年的危机进行比较。

就所有知识产权指标而言,SAR确认2009年的衰退程度比2020年更严重。另一个重要发现是,所有知识产权指标都已经预示着2020年衰退的结束,但在不同的月份: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在2020年6月开始复苏;一个月后,知识产权和商标密集型产业陷入低谷,最终版权密集型产业在9月份陷入低谷。作为参考,根据欧盟统计局2021年5月3日公布的最新数据,GDP在2020年8月份达到衰退的终点。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在两个低谷(2009年和2020年)中的下滑幅度较大,2010年峰值时这两个指标的上升幅度也较大。在所分析的期间,版权密集型产业遵循不同且波动较小的趋势。

图17: 2003-2020年欧盟IPR指标和GDP的平滑年增长率(SAR)

数据来源:EUIPO/EPO

IPR-intensive:综合知识产权密集型;TM-intensive:商标密集型;DES-intensive:外观设计密集型;PT-intensive:专利密集型;CR-intensive:版权密集型;GDP:生产总值

图18中的GDP和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变化率之间的差异显示,当使用非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平滑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变化率时,在衰退阶段达到峰值,2009年差异最大(GDP较低的变化率为-5%,知识产权指标波谷为-16%),2020年差异仅为2个百分点。

在衰退阶段之后,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增长速度快于GDP,如图18所示为负值。从2010年3月开始的第一个时段19个月,在2011年9月份达到最低水平,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增长率比GDP高出5个百分点(年变化率分别为10%和5%)。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比率较高的第二个时段是从2017年4月开始,持续时间相同,但最大差异较小,为1个百分点。截至2020年底的数据显示,知识产权指标在12月份刚刚超过GDP的SAR,预计2021年将出现一个知识产权指标变化率高于GDP的新时期。

图18:2003-2020年欧盟GDP和知识产权指标SAR之间的差异。

数据来源:EUIPO/EPO

周期分析基于系列数据的转折点,即数据从加速阶段移动到减速阶段(峰值)或反之(波谷)的点。峰值是扩张的最后阶段,而低谷是衰退的最后阶段。

相位的振幅定义为波谷(峰值)和前一峰值(波谷)SAR的差值。它可以用来衡量周期的波动性。一个阶段的持续时间是两个相反符号的连续转折点之间的距离,以月为单位。截至2020年末衰退阶段的幅度和持续时间与2009年金融危机中所有知识产权指标的相同指标进行了对比。

所有知识产权指标的两个衰退阶段(2009年和2020年)的持续时间相同,唯一的例外是版权指标。尽管如此,除了版权,2009年金融危机的幅度一直较高,与2020年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衰退相比,2009年衰退阶段的幅度与之相差超过10个百分点,商标密集型产业差异6个百分点,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差异7个百分点。更高的振幅可以解释为2009年更大幅度的下降,因为前一个峰值的SAR在两个衰退阶段都是相似的,其值接近5%。

2009年经济衰退后的复苏阶段显示出一个非对称周期,除版权外,所有知识产权指标的加速阶段振幅较高,持续时间较短。专利密集型产业在衰退期和随后的复苏期都表现出最高的振幅,其次是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

可以确定,在所分析的两次衰退中,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收缩比GDP急剧,而且2010年的反弹力度更大、速度更快。波动幅度较大的行业是顺周期的,就像知识产权行业一样,尤其是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因此,在目前的经济衰退之后,尽管恢复到危机前水平的确切时间仍不确定,且取决于未来的限制(尽管这些限制往往对服务产业的影响大于对制造业的影响),预计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复苏阶段将更加强劲和迅速。

所有的指标都已经在6月(外观设计和专利)、7月(商标和所有知识产权)和9月(2009年的方式相同)预示了一个低谷,而版权又是最后一个标志低谷的指标,可以对随后的复苏阶段进行分析,以全面了解不同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周期性特征。

四大成员国数据

在法国和欧盟,除了版权以外,在所有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2009年金融危机后复苏阶段的幅度都要高于衰退阶段。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的复苏阶段持续时间较长,专利密集型产业的复苏阶段持续时间相同,其他知识产权指标的复苏阶段持续时间较短。

西班牙指标显示出不同的不对称性,复苏阶段的幅度和持续时间都低于前一次衰退。

在德国和意大利,2010年复苏阶段的幅度甚至高于之前衰退的幅度,估计这些国家的专利和外观设计指标分别相差超过10个百分点。

所有国家的一个共同特征是,与2020年相比,2009年衰退的持续时间和幅度都更高。

五、结论

  1. 对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短期商务统计STS分析表明,由于欧盟经济体在2020年3月的第一波疫情流行中的封锁措施,制造业、矿业和能源行业受到的冲击最大。
  2. 在2020年的最后几个月,由于第二波疫情流行经济再次收缩,主要影响到旅游业和与旅游相关的服务业,因为这些行业涉及较多的接触。
  3. 分析不同的知识产权类型时发现,专利和外观设计密集型产业在3月至6月受到的影响最大,归因于制造业在这些指标中的较高权重。7月至9月商标、外观设计和专利密集型产业的增长率稳定在相似水平,最终导致介于6%和9%之间的年度下降。
  4. 知识产权密集型制造业5、6月份的改善非常明显,开始呈现V型复苏(先急剧下降,后急剧上升)。在7月和8月,上涨阶段的步伐放缓,导致不对称的V型复苏(复苏阶段不如下跌阶段强劲)。相比之下,服务业指标则呈现W型复苏,8月份出现第二次暴跌,最显著的是外观设计和专利指标,11月份出现第三次下滑,其中商标和版权指标下滑最为明显。年底,只有版权指标达到了危机前的水平。
  5. 欧盟四大成员国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表现出相似的发展趋势,但增长率的幅度不同。西班牙和德国的制造业表现优于法国和意大利。
  6. 如果算上批发业和服务业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除专利指标外,西班牙是下降幅度最大的国家。这是由于其经济结构,但也由于知识产权指标中包括的一些重要服务产业的行为,如分支79“旅行社、旅游组织和其他预订服务及相关活动”;59“电影、录像和电视节目制作、录音和音乐出版活动”;以及60“节目和广播活动”。
  7. 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2020年的下降幅度超过了欧盟整体GDP的下降幅度。然而这些产业是顺周期的,因此在衰退期和复苏期都会出现较高的波动。
  8. 对比2020年和2009年的经济指标,本次危机中的GDP降幅更大,但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除版权外的所有知识产权指标降幅更大。因此,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在本次危机中的降幅仅比GDP降幅多出3个百分点,而在2009年金融危机中则多出9个百分点。对SAR的中期分析证实了这一点。
  9. 中期趋势还显示,2010年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复苏力度和速度均高于其他经济,证实了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顺周期性特征。
  10. 欧盟知识产权局将密切关注2021年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以确认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并预测由于部分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的疲软而出现新一轮衰退的风险,特别关注服务业。未来的研究将基于本文提出的短期商务统计STS,检验预示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转折点的重要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