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Google v. Oracle案:美国最高法院关于版权合理使用的最新解读

近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6:2的投票结果裁定,谷歌公司复制甲骨文公司Java API中11,500行代码用于自家安卓平台开发的行为构成合理使用,从而不构成侵犯甲骨文公司的计算机代码版权,为这一世纪版权要案暂时画了一个句号,但同时也留了一个问号。本文的主要目的在于通过该案,尽可能运用通俗的语言,让读者初步了解美国版权法中对于作品合理使用的判断因素。

案情回顾

案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甲骨文公司向加州北区法院提出诉讼,称谷歌公司抄袭其Java相关的代码,侵犯了甲骨文公司的版权。地区法院裁定应用程序接口(简称“API”)中的“declaring code”不受版权法保护,因为其仅仅是一种“操作体系或方法”,而操作体系和方法是不受版权法保护的。甲骨文公司提出上诉,上诉法院推翻了该裁定并发回重审。重审中,陪审团裁定谷歌公司的复制行为属于合理使用,并不构成侵权。甲骨文公司再次上诉后,上诉法院推翻了陪审团裁定,认定谷歌公司的代码复制构成侵权。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最终推翻了上诉法院的裁定,认定谷歌公司的复制行为属于合理使用。

最高法院在裁定中说,其对于合理使用的判断是假设Java API受版权法保护为前提,然后综合考量了四个方面的因素来判断。换句话说,最高法院绕开了Java API是否受到版权法保护的问题,而直接来看谷歌公司的复制行为是否属于针对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合理使用。

合理使用四要素分析

美国版权法中的合理使用是由法官通过判例创制的一项原则,该原则经过长期发展并通过不断完善,最终规定在《美国版权法》第107条中。该条规定判断作品合理使用的四个要素包括:第一、使用的目的和性质,即该使用是商业性还是非营利性使用;第二、受版权保护作品的性质;第三、使用受版权保护作品的数量和比重;第四、该使用对版权作品潜在市场和价值的影响。

最高法院的裁定逐条分析了这四个要素后认为谷歌公司的复制行为属于合理使用。首先分析的是受版权保护作品的性质这一条。最高法院认为,本案有争议的这部分代码属于应用程序接口的一部分,主要涉及代码的组织架构,这就使得这部分代码与不受版权保护的想法(ideas)紧密结合。再通俗一点来讲,法院认为谷歌公司复制的只是一部分不受版权保护的代码,这部分代码是由甲骨文公司之前编写好的代码包,可以实现不同应用程序的对接。任何熟悉Java语言的软件工程师可以很轻松地利用这部分代码包来开发后续谷歌公司的安卓手机平台,而不必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重新编写这部分应用程序接口的代码。为了便于理解,裁定中还打了个比方,说谷歌公司复制的这部分代码,其作用类似于法典中对于某个概念的定义,一旦事先定义好了某个概念,之后就不必每次都用冗长的语言来重复这个概念。

其次,裁定分析了使用的目的和性质这一判断要素。裁定认为谷歌公司的使用属于转化性质(transformative),其复制使用甲骨文公司使用于台式和笔记本电脑平台中Java API的这部分“declaring code”目的是为了开发全新的安卓手机平台,这一做法完全与宪法当中所规定的版权法的宗旨,即促进科学和艺术的发展繁荣这一理念完全相符。

接着,裁定分析了使用受版权保护作品的数量和比重这一要素。裁定用数字说话,认为谷歌公司仅仅复制了程序包总共286万行代码中的11,500行代码,比重仅仅占了0.4%。谷歌公司安卓平台的代码都是重新编写的“implementing code”。如果不让熟悉Java API指令包的程序员们直接使用这部分代码,他们务必就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新学一种语言,很可能就不太愿意投入到安卓平台的开发,有悖于宪法中所规定的促进科学和艺术的发展繁荣这一版权法的宗旨。

最后,裁定分析了该使用对版权作品潜在市场和价值的影响这一要素。裁定认为,谷歌公司的安卓平台使用在更复杂的智能手机等设备,而甲骨文公司的Java平台使用在Kindle阅读器和一些更简单的不带触摸屏的手机上,两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法院还引入了专家证人作证,安卓平台的开发反过来对于甲骨文公司是有利的,因为这会鼓励更多的程序员学习Java语言来为台式和笔记本电脑编程。考虑到程序员对于Java API的熟悉程度,如果过度保护甲骨文公司的版权,势必有损于公众利益,并且会阻碍将来新程序的开发创新,甲骨文公司将变得一家独大。

反对意见

Thomas大法官起草了反对意见,Alito大法官同意该反对意见。反对意见认为,多数派意见人为地将“declaring code”和“implementing code”进行了区分,而《美国版权法》并未进行此种区分,只规定了计算机程序受版权保护。多数派错误地认为,“declaring code” 与不受版权保护的想法(ideas)紧密结合,因此不受版权保护。他打了个比方,“图书也与章节编排体系、情节高潮安排等不受版权保护的想法(ideas)紧密结合,但这并不妨碍图书享有版权保护。”此外,Thomas大法官严厉抨击了多数派对于潜在市场和价值这一要素分析,他认为甲骨文公司自己尚未进入智能手机市场并不代表它不能许可谷歌公司付费使用其Java程序,这样一来,不仅谷歌公司,还有其它公司也都没必要花钱使用甲骨文公司的Java程序。事实上,甲骨文公司已经遭受不少经济损失,比如亚马逊公司就成功要求甲骨文在许可费上给予97.5%的折扣,三星与甲骨文的合同也从4000万美金降到了100万美金。

案件影响

笔者认为,在这个判决中,最高法院的多数派意见在垄断和创新之间进行了妥协,代表了最高法院在这一问题上的最新价值取向,这一妥协的副作用是今后有可能出现更多借“转化性使用”、“功能性使用”等名义复制代码的行为,甚至延伸到计算机软件领域之外的其他领域。另外,多数派在裁定中对于合理使用的判断是假设整个Java API程序包能够受版权法保护为前提,随后又在裁定中阐述其中的“declaring code” 不应受版权保护,这一点很明显符合最高法院一贯的风格,即只力求解决本案最核心的问题,为将来可能出现的新情况留有余地,但是笔者认为逻辑上原本可以更加清晰一点,如果不受版权保护,又何来合理使用这一结论呢?

中国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将于今年6月1日起施行,但是关于计算机软件的保护目前依然延续的是2013年修改的《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该条例中关于软件合理使用的规定是“为了学习和研究软件内含的设计思想和原理,通过安装、显示、传输或者存储软件等方式使用软件的,可以不经软件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笔者认为,中国目前对于计算机软件保护的水平远高于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对软件行业的高速发展起了阻力作用。在今后的修法中,可以将计算机软件的合理使用规定纳入一般作品的合理使用规定,并且在《著作权法》中除了目前对于作品合理使用的列举情形,再增加弹性条款,以适应社会层出不穷的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