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

(1993年12月15日)

各成员方:

本着减少国际贸易中的扭曲及障碍的愿望,考虑到有必要促进对知识产权有效和充分的保护,以及确保实施保护产权的措施及程序本身不致成为合法贸易的障碍;

认识到为此目的,有必要制定关于下列的新规则及规范:
(1)1994关贸总协定基本原则及有关的国际知识产权协议和公约的适用性;
(2)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的效力、范围和使用的适当标准及原则的规定;
(3)关于在考虑到各国法律体系差异的同时,使用有效并适当的方法,实施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的规定;
(4)关于采取多边性的防止和解决各国间争端的有效并迅捷的程序的规定;
(5)旨在使谈判结果有最广泛的参加者的过渡安排;

认识到建立应付国际仿冒商品贸易的原则、规则及规范的多边框架的必要性;

认识到知识产权为私有权;

认识到保护知识产权的国家体制基本的公共政策目标,包括发展和技术方面的目标;

还认识到最不发达国家成员方为建立一个稳固可行的技术基础而在国内实施法律和条例方面对最大限度的灵活性具有特殊需要;

强调通过多边程序为解决与贸易有关的知识财产问题争端作出更加有力的承诺以缓解紧张局势的重要性;

希望在世界贸易组织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本协议中称"WIPO"之间以及其他有关国际组织之间建立一种相互支持的关系。

兹协议如下:

 

第62条
1.成员方可要求遵循合理的程序和手续,以此作为第二部分第2至第6节所规定的知识产权的取得和保持的一项条件。此类程序和手续应符合本协议的规定。
2.若知识产权的取得以知识产权被授予或登记为准,则成员方应确保在符合取得知识产权的实质性条件的情况下,有关授予或登记的程序允许在一段合理时间内授予或登记权利,以避免保护期限被不适当地缩短。
3.1967年《巴黎公约》第4条应在对细节作必要修改之后适用于服务标记。
4.有关知识产权之取得和保持的程序、有关行政撤销的程序(若成员方的法律规定了这样的程序),有关诸如抗辩、撤销和废除等的程序,应服从第41条第2款和第3款规定的总原则。
5.上述第4款所涉及的任何程序中的最终行政决定应接受司法当局或准司法当局的审查。然而,在抗辩和行政撤销不成功的情况下,假若此类程序的基础可能成为程序无效的原因,则没有任何义务为对裁决进行此类审查提供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