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新中国商标事业的开端——从第一期商标公报谈起

今年是新中国建立70周年。我国的商标事业与新中国同龄,走过了一条不断探索、历经曲折、逐步壮大的发展历程。温故而知新,下文以随笔的形式介绍新中国第一期商标公报的相关轶事,以使广大的商标从业者了解新中国商标事业的开端,面对新形势携手共进,建设更具前瞻性的未来。

1949年12月31日, 当时的中央贸易部发出通令, 明确商标注册与管理必须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办理,并由此开始拟订新的全国性商标法规。1950年7月, 政务院第43次政务会议批准《商标注册暂行条例》并于 8月28日颁布。同年9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财政经济委员会制订颁布《商标注册暂行条例施行细则》。在此期间, 中央私营企业局商标处从1950年9月4日起开始受理商标注册申请,办理全国商标统一注册工作。1950年10月1日,中央私营企业局出版了第一期《商标公报》,恰好为新中国第一个国庆华诞献礼。

上图为第一期《商标公报》的封页,仔细观察可以看出很多设计上的巧思。封页整体由上中下三个部分注册。中间位置是从右向左书写的标题《商标公报》、数字1(代表第一期),我国的地图(用虚线标示出每个省的形状)、印编单位和出版日期。上下两个部分又互相叠放的商标图形拼组成两条“装饰带”。既不乏美感,也呼应了《商标公报》的主题。

大家知道,目前由商标审查部门针对初步审定商标所编辑出版的定期官方刊物为《商标公告》。第一期《商标公告》的出版可以追溯至1980年1月5日,截至2019年4月底在中国商标网上可以检索到迄今1644期《商标公告》。公告内容涵盖了商标注册、变更、转让、许可、撤销等诸多向社会公布的专业性信息。那么作为第一期《商标公报》都有哪些内容呢?

在那个没有网络、媒体又不发达的年代,《商标公报》就是连接官方与商标权利人及社会公众的唯一讯息桥梁。在第一期《商标公报》中发布了新中国第一部商标法 ——《商标注册暂行条例》;第一部商标法实施条例 ——《商标注册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及针对各解放区人民政府,前国民党伪政府所核准商标相关事宜的管理办法;以及包括商品分类表、商标申请书模板、代理人委托书模板等重要内容。第一期《商标公报》中的内容尽管相对简单但却内容齐全,标志着新中国商标制度的初步建立。

值得一提的是,《商标注册暂行条例》作为新中国第一部商标法规虽然规定略显简单,但也有了现代商标法的雏形。整部《商标注册暂行条例 》分总则、申请、审查、注册、异议、附则等六章 , 共三十四条。对商标的申请、注册、异议(按照当时之定义,既包括对申请商标的异议也包括对注册商标的无效宣告)均有较为细致的规范,为商标的申请、注册和维护搭建了法律及流程的架构。对比如今《商标法》中对于申请商标的审限规定及对于商标侵权行为的加大惩罚措施,不由让人感叹岁月变迁沧海桑田。70年弹指一挥间,伴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条件下,我国的商标法制建设亦与时俱进,自我调整自我完善,源于实践又指导实践,不断取得长足的进步。

上图中显示的是第一期《商标公报》中刊载的商品分类表。作为新中国第一版商品分类表,实际上尚未明确提出类别的概念。官方仅是将商品分成了六十六个“项”,并对每一项所包含的商品进行了解释。第一版商品分类表中很多商品如“打字机(器)”已经淡出了我们的生活,而很多对于现代生活至关重要的商品,比如“小型计算机”及其相关产品则还尚未出世。在法理学中有所谓的“镜像命题”,即:法律好比一面反映社会发展的镜子。法律维持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发展,而社会的发展又会引起法律的发展”。仔细想来,商标和商品岂非反映社会的“另一面镜子”?相较于抽象的法律,商标和商品用具体的文字和图形,仿佛年轮一般记录了社会及时代的变迁。

第一期《商标公报》仅仅审定并公布了183件商标。这些商标都使用在什么商品上呢?通过对各项下的商品,根据现行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的分类规则予以对应统计,得出以下表格中内容。

类别

1

2

3

4

5

6

7

8

12

16

17

18

21

24

25

28

30

33

34

数量

4

24

86

1

3

1

4

3

4

10

1

3

3

8

5

1

4

1

17

通过以上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在第2类(主要是‘染料’)、第3类(主要是‘头油’)及第34类(主要是‘香烟’, 只有2件用于‘火柴’)商品项目上所申请的商标数量占据第一期公报审定申请量中的绝大多数。另外还需要指出的是,在第12类申请的全部4个商标全部使用在自行车或自行车配件上。这也从一个侧面真实再现了建国初期一穷二白的工业发展水平和羸弱的基本经济情况。

接下来我们就来一睹70年前的商标的真容。第一期商标公报上审定的商标都非常具有时代特色。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连环画”画风的商标了。尽管以如今的商标审理标准来看这些商标大多都会因为“太过复杂”而被不予核准注册,但是它们时代色彩突出,而且颇具美术美感。

    

而下面展示的这些商标,以如今的商标审理标准来看,除了形象过于复杂往往还具有“欺骗性”。如“头等染料”、“永不褪色”、“兼顾耐久”等字样的使用都会造成消费者对于商品质量的误认。如果根据现行的商标法进行审理,恐怕都要依据绝对理由被驳回了。